二維碼訪問 |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
所在位置:首頁 >工作動态
高級搜索

一枚建國70周年紀念章,一生無怨無悔紀檢情

來源:湖州市紀委市監委 發布時間:2019-09-30

國慶節前夕,一枚“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”紀念章送到了湖州市紀檢監察系統離休幹部徐元炜老人的手中。


徐元炜出生于1934年,1949年9月參加工作,50年代初參加紀檢監察工作,幾乎經曆了新中國成立以來紀檢監察事業改革發展的所有曆程。

1952年,18歲的徐元炜在臨安地委幹校學習,500多人的禮堂裡,風華正茂的他鄭重地向同志們介紹着自己,述說自己的入黨志願。正是這一次極為重要的人生選擇,開啟了徐元炜從事紀檢監察工作的大門。“1953年,我結束了臨安地委幹校的學習回到武康,組織上便找我談話,希望我調任紀委工作。”徐老目光炯炯,回憶起當年參加紀檢工作的種種,眼裡滿是笑意:“那一年,我是全縣在臨安幹校學習時唯一一個被推薦入黨的,而紀檢幹部要求比一般幹部高,必須是中共黨員,組織上信任我,推薦我到紀委工作,我就想一定要把這份事業幹好!”那一年,徐元炜19歲,調任武康縣(現湖州市德清縣)紀委工作的時候,紀委隻有2個人,專職的隻有他1個。“我去紀委上班的第一天,我母親給我做了一雙新布鞋,她囑咐我一定要踏踏實實工作。”已經退休25年的徐元玮講起60多年前入職紀委的那一幕,依然興奮激動。

“那時候交通不便,我們辦案全靠一雙腳!”徐老閉着眼睛,慢慢地講述起他辦理的第一個案件:“當時的浙江省麻風病院就在武康縣,我們接到群衆舉報,反映院長有生活作風問題。大家都說麻風病會傳染,但為了把問題調查清楚,我咬咬牙還是去了。”

那是一段星夜兼程的記憶,徐老早上出發,走20多裡的山路到達麻風病院,找當事人的同事、朋友了解情況,梳理他們的談話記錄,努力讓這些證據能夠相互印證。“許多同志工作都很忙,有時候往往要等到晚上才有空談話,等我走回自己住所的時候經常已是第二天的淩晨。”徐老說:“那時候我還小,夜裡獨自一人走上20多裡的山路,周圍靜谧無聲,隻有腳上的布鞋發出‘踏踏踏’的腳步聲,真是害怕。”而當年徐元玮的這一路,除了怕,還有餓,十八九歲的小夥子,每天隻能吃兩頓粗米粥。

徐老回憶說:“這個案子查清後,給予當時的院長黨内警告處分,群衆反響特别好。”多年以後,當年的麻風病院院長回想往事,感慨那個年輕的紀檢幹部在他人生最關鍵的時刻挽救了他,讓他一生都在治病救人,精湛的醫術沒有因此而蒙塵。

53年的一次邂逅,便是與紀檢監察結緣的一生。1978年,紀委重新成立,次年,時年44歲的徐元炜再次回到紀檢監察系統,在嘉興地區紀委二科擔任副科長。“當時,我在嘉興地區醫院任黨委副書記,身邊很多人都覺得我傻,勸我不要去紀委,因為醫院的各方面待遇和發展前景都比紀委要好不少。”徐元炜回憶道,但他并不計較這些,不顧身邊人的勸說,堅決服從組織安排,而他的決定也得到了妻子的支持。

徐元炜1960年、1980年、1984年工作證

此時的徐元炜已人到中年,是兒子、是丈夫,也是兩個孩子的父親。“當時我所在的二科負責10個縣,要督促縣裡辦好案子,就要各處跑。一年365天裡200多天都在出差。”而我們也是在事後才得知,當年徐老一家每月總收入不過100元,卻要養活五口人,再加上徐老出差時的夥食費都是自負的,所以錢總是不夠用。

湖州市紀委第一屆領導班子、紀委委員合影,徐元炜居第一排右三


徐老說,1983年,嘉興與湖州分設成為兩個地級市,而他則是留在了家鄉,在湖州市紀委從事案審工作。徐老回憶:“大約是上世紀90年代初,我們接到一個受處分幹部的申訴,我們到所在縣進行了調查,發現縣裡的部分案卷資料不規範,我又牽頭對全市各區縣的案卷資料進行了檢查,發現資料不全、裝訂不規範的情況的确存在,個别區縣甚至還存在處分不當的情況。”徐元炜帶着案審科的幹部前後調研整理了一年多的時間,終于将所有案卷資料補充完整并完成規範裝訂,對個别處分不當的問題進行了整改,此後,湖州的案卷歸檔便有了标準,而這一經驗也在1991年的全省案件審理工作會議上得到推廣。

1991年全省紀檢案件審理工作會議合影

1994年,徐元玮正式離休,在一步一個腳印的歲月裡,徐元炜越來越懂得做一名紀檢監察幹部就是要看輕名利、秉公執法,要敢于動真碰硬,始終牢記打鐵必須自身硬。

談起如今的紀檢監察工作,徐老激動地說:“紀檢監察改革後,紀委接受雙重領導,這對于案件辦理更加有利,我們多年前的期盼終于成了現實,而在這樣有利的工作機制下,我們的紀檢監察幹部更要抱着一顆正義之心,依規依紀依法辦案,要會辦案、辦鐵案,才能不辜負黨和人民的重托!”(湖州市紀委監委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