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維碼訪問 |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
所在位置:首頁 >宣傳教育 >廉政文化
高級搜索

萬死常留社稷身

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 發布時間:2018-07-02

海瑞是曆史上一個能震撼心靈的人物,海瑞墓則是一處神聖的所在,栖息着一個偉大的靈魂。如果說陽光、海水、沙灘、椰林是海口的枝與葉,鮮活地反映着這座城市的南國熱帶風情,那麼建于明朝萬曆年間的海瑞墓則是一處曆史的沉澱,濃縮着時光所給予的積累,見證着海口這座城市厚重的人文曆史,吸引着無數人以一顆朝聖的心走近海口。

海瑞墓位于海口市的濱涯村,由明朝皇帝派官員監督修建而成。相傳,海瑞的靈柩運至今墓址時,棺繩突然斷開,人們以為是海瑞自選風水寶地,于是就地下葬。海瑞墓布局嚴謹、風格獨特,格局與杭州的嶽墳相似。墓園掩映在高大的椰子樹和熱帶樹木之中,古樸清幽。揚廉軒、清風閣、不染池、八方亭,這些充滿寓意的建築,彰顯着後人無比的崇敬之情,也意喻着海瑞的兩袖清風、一塵不染。

主墓為石砌,四周石欄圍護,石闆鋪地,一如海瑞的為人,剛強,堅硬。墓道兩側的石羊、石馬、石獅、石鼓、石人,都散發出年代久遠的質樸氣息。行走在墓園中,會情不自禁地滋生一種神聖的情感,并且這份情感會如春潮般洶湧澎湃起來。我發現凡是來此的人們,都無比的肅穆虔誠,都悄無聲息,生怕驚擾了那個栖息在墓園中的靈魂。所有的人在寂靜中傳遞着一份景仰和感慨,傳遞着一份心靈的溫煦和溝通,也傳遞着一種對公正、清廉和神聖法制的呼喚。

我懷着無比崇敬的心情來到了海瑞的塑像前,他方面闊額,長髯飄胸,頸正如松,格外引人注目。雖然是坐像,卻如山嶽般高大威嚴,他挺直的軀體似乎包容了千山萬壑、五湖四海,讓所有站立其下的人都會感到自身的渺小卑微。在他的塑像面前,我伫立了很久、很久,順着他的目光我恍然穿越到了大明王朝,我看到了真實的海瑞,似乎挺着堅毅的身闆,邁着沉穩的腳步,拂起兩袖的清風,穿過九百多年的滾滾風雲,向我走來。

海瑞的事迹、故事在民間流傳甚廣,為小說、戲曲、評書、民間傳說等文學藝術載體所取材。後經文人墨客加工整理,編成了著名的長篇公案小說《海公大紅袍》和《海公小紅袍》,戲劇則有《海瑞》《海瑞罷官》《海瑞上疏》等。如今,經過數百年的演繹,海瑞已婦孺皆知。

在墓園裡,我盡情地徜徉在曆史與現實之間。我試圖拂去曆史的煙雲,走近一個真實的海瑞。海瑞号剛峰,人如其名,就像是一座直插天宇的山峰,壁立千仞,突兀峭拔,任它雷霆震擊,任它風雨剝蝕,巋然不動。他曆任知縣、州判官、尚書丞、右佥都禦史等職,他一生方正清廉、剛直不阿、嚴謹峻刻;他一生潔身自愛、忠心耿耿、直言敢谏;他一生旗幟鮮明,絕不敷衍閃爍,他冷眼看世界,盜天火,煮己肉,照亮人生路上叢生的荊棘,他也因此有了“海青天”之譽。

對百姓來說,海瑞是“青天老爺”,可是對那些貪官污吏來說,他就是眼中的釘,肉中的刺。海瑞一度被排擠,革職,閑居十六年。明萬曆十三年(1585年),71歲的海瑞重被起用。他自己也知道,這将是他官宦生涯也是人生旅途的最後一站。可是他依然不改初心,依然不改其志,嚴懲貪官污吏,禁止徇私受賄。兩年後,海瑞帶着壯志未酬的遺憾病死南京。海瑞去世後,百姓如失親人,悲痛萬分,很多人自發地制作他的遺像,供奉在家裡,正如《明史·海瑞傳》記載的:“小民聞瑞去,号泣載道,家繪像寺祀之。”

海瑞墓的亭柱上有一副“三生不改冰霜操,萬死常留社稷身”的對聯,最能代表他的一生,對聯摘自海瑞的詩《谒先師顧洞陽公祠》:“兩朝崇祀廟谟新,抗疏名傳骨鲠臣。矢志回天曾叩馬,功同浴日再批鱗。三生不改冰霜操,萬死常留社稷身。世德尚餘清白在,承家還見有麒麟。”隻有一心常懷天下而置生死于不顧者,才能也才配寫出這樣鐵骨铮铮的詩句,也隻有拿自己的生命為百姓撐起一片青天的人,才配得上使用這樣的對聯!

徘徊在墓園中,面對海瑞的塑像,默想千年曆史中,如他這樣職位的官員有多少,但為什麼隻有他讓人永遠銘記、時時不忘?我想是因為他創造了一種精神,提煉出一種符合民心、符合曆史規律的思想。千百年後的今天,不染池的流水還是那樣的清澈見底,墓園裡的椰子樹還是那樣的蒼勁翠綠,而海瑞的精神也會光照千秋。

“曆史睡了,時間醒着。”海瑞精神會永遠閃耀着青天明月般不朽的光輝,帶給人們一種至高無上的美好信仰。真誠的希望支撐社會的每個靈魂會因為海瑞品格的影響,而變得有如晴空般明淨美好,讓人類社會變得如春水般平和安詳。(呂峰)